设为首页 | 网址导航 | 投稿中心:bianjibu@hebe5.com

河北企业网

网速慢 网费贵 一家独大 中国宽带瓶颈难破
2015-05-03 22:09:50   来源:河北企业网   

  本报记者 梁文艳报道

  “宽带不宽”与上网资费高的问题饱受诟病。

  近期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经济形势座谈会上表示,现在很多人,到什么地方先问有没有WiFi,就是因为我们的流量费太高了,在互联网方面,希望降低网费。

  总理在经济形势座谈会上专门提到网费贵、网速慢的问题引起了民众的共鸣。

  “小问题”背后有深意

  据全球云端服务供应商Akamai所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,2014年第四季度,我国平均网速为3.4Mbps,世界排名第82位,低于全球平均水平4.5Mbps,也低于泰国、马来西亚等发展中国家。

  另外,根据腾讯大燕网与新浪网对10万多名网友的调查显示,有近7成的网友每个月上网花费50元至200元,其中,3成多网友每月网费在100元至200元之间。

  之所以网民如此关心“网速和网费”的问题,这和我们的日常生活网络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人们每天在碎片化的时间里,刷微博,刷微信,看新闻等,可以说我们的生活处处离不开网络,而这些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。

  星图数据联合创始人黄萌在接受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总理提到的网速和网费问题,实际上是顺应中央早在2013年提出的“宽带中国”战略,战略中对于网络升级和优化有明确的目标,而2015年应该也是个重要的时间节点。

  “而网速慢、网费贵”是有碍宽带中国战略的实施,也有碍于中国信息消费的蓬勃发展。”黄萌表示。

  提高网速、降低资费与信息基础建设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,互联网+被多次提及。不仅如此,报告中还明确指出,要支持并推动互联网云计算、大数据、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,促进电子商务、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。同时要加快建设光纤网络等信息基础建设。

  博隆咨询分析师朱翔在接受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认为,网络生态不仅事关网民的网络体验,也与宏观经济联系到了一起。若网费贵、网速慢的问题不解决,中国“互联网+”就难以形成财富效应,网上教育、物流建设、互联网创新等就难以顺利开展。

  “互联网+”重构各个行业,基础网络的完善成为经济社会高效运行的坚强支撑。“来势汹汹”的信息化浪潮,倒逼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完善,其中“提网速”、“降网费”更是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的“加速器”。朱翔强调。

  资费下调仍有空间

  “提高网速,降低资费”关乎到我国经济的增长以及人民生活质量的提高,如何提高网速,降低资费已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问题。

  从资费方面进行比较,有资料显示,我国人均通信支出高于美国、欧洲、日本等国家。而且国外运营商给予的套餐选择更多样,多数还可享受语音全免服务。

  朱翔则认为,在城市地区和发达地区,运营商建设光纤宽带的积极性很高,因为回报也容易实现;而在一些偏远地区、信息化程度不高的区域,建设宽带就将面临着难以收回成本的问题,运营商的意愿不强烈。

  “运营商抱怨,在推进宽带升级的过程中,不时遇到物业公司、小区等设立的不合理费用。物业方往往要求运营商支付高额的配合费,使运营商的网络建设成本不堪重负。也有一些市民对于光纤入户的价值认识不足,因为需要装修、管道铺设等原因,造成市民很难接受光纤入户工作。”

  朱翔举例说,运营商如果把100M带宽,卖给10个人用,使用达到100M带宽并不困难,毕竟10个人不会同时占用大量带宽。但是由于缺乏清晰的规定,有些运营商甚至会让几百人用,却同样标注是100M宽带。这样虽然能让价格更低,但上网体验得不到保障,这就是运营商的问题了。

  黄萌也认为,改变目前的状况,一是需要政策层面推动骨干网改造升级、宽带入村、城市宽带毛细血管优化;二是降低固网准入门槛,充分引入民营资本,优化市场竞争。另外,局部地区由国家或地方政府的专项资金予以补贴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我国宽带提速以及上网资费下调,工业和信息化部也多次明确提出,并制定下发了《关于实施宽带普及提速工程的意见》等多部政策。而对于资费下调,工信部部长苗圩在公开场合也是多次提及并推动网间结算政策。

  有业内人士称,目前,我国的互联网使用资费至少有20%至30%的下降空间。与我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国外运营商的利润非常低,资料显示,国外的利润大都在10%以内,而国内运营商利润能达到25%,可见这之中还是存在降价空间。

  技术壁垒与垄断格局待破

  “要加快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的进程,还得打破垄断。在这方面不妨借鉴韩国的经验。韩国启动宽带建设时,也面临着基础设施落后和垄断经营两大问题。通过打破垄断和政府加大投入,韩国在全国铺设了超高速光缆信息网,网络资费随之下降,互联网市场不断扩大,并催生出手机、大文件传输、视频传输等一系列新兴产业的繁荣。”朱翔进一步表示。

  那么,如何才能打破一家独大的垄断地位呢?

  黄萌认为,一方面是源于骨干网络相较于发达国家还稍许薄弱,另外升级速度不够理想。另一方面固网资源南北化后竞争不够激烈,民营资本参与度不够,导致发展推动力主要来自于政策而不是市场。

  “目前需要增加互联网骨干网的企业数量,多发几个牌照,同时增强广电公司的骨干网经营权,推进光纤入户。用法规来保证互联互通,在宽带运营上,不仅骨干网运营商必须互联互通,骨干网运营商与次级运营商也必须互联互通。” 中商产业研究院行业分析师张乐在接受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说道。

  张乐认为,目前由于资金不足,技术不成熟、网络运营公司不配合改革是目前遇到的困难。政府部门要发挥领导作用,号召广大投资,筹备资金。

  “在技术方面,应鼓励网络科技创新,向国外学习先进设备开发,与各通信公司达成各项协议,努力达成共赢。国家宏观政策方面,鼓励和引导民营资本进入电信建设领域,培育和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等。”张乐说。

  据了解,去年4G市场上只有移动一家“独大”,今年TD-FDD牌照发放后,中国联通、中国电信开始在4G市场上全力冲刺,3家运营商进入完全竞争状态,再加上跃跃欲试的虚拟运营商带来的“鲇鱼效应”。

  “通信消费的特点是用的量越多,越划算,目前全国4G用户只占所有用户的1/10左右,全国人月均使用流量只有280M,当4G覆盖率提高,用户平均月使用流量增加,套餐价格会快速下降。”朱翔对记者说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宽带 网速 中国

上一篇:社保信息泄露不能只补漏不追责 监管难辞其咎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